博客日记

Hibbert终于在小球时代找到自己的角色

Hibbert终于在小球时代找到自己的角色

斯蒂芬-柯瑞是NBA变革的最佳代言人,如今是一个强调「节奏和空间」,增加三分投射的新时代。这位来自金州勇士队的球星利用他在场上独特的影响力掀起了攻防两端的小球浪潮。回首过往的内线大个子,从乔治-麦肯到威尔特-张伯伦再到沙奎尔-欧尼尔,个个都是联盟中极具统治能力的球员,风光无限。但现在,球队常常会摆出没有传统中锋的阵容。罗伊-希伯特正是这种风格变化的「受害者」。早些年这位来自乔治城大学的顶级中锋在东区季后赛中大放异彩。强盛时期的印第安纳溜马(2012-2014)取得了147胜82负的战绩,希伯特虽然不是阵中最优秀的球员,但正是因为他的存在给詹姆斯和他的迈阿密热火在2013-14赛季的东区决赛中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因为「垂直原则」[1],詹姆斯在高大的希伯特身边屡屡受挫。注[1]:在比赛中,每一队员都有权佔据未被对方队员已经佔据的任何场上位置(圆柱体)。这个原则保护队员所佔据的地面空间和当他在此空间内垂直跳起的上方空间。

之后的那个赛季,勇士开始布局他们的冠军蓝图,像希伯特这样类型的球员便渐渐失去了价值。溜马把这位前年度最佳防守球员候选人交易到了洛杉矶湖人,换来了一个次轮签。2016-17赛程,他开启了流浪之旅,曾先后效力于夏洛特黄蜂和丹佛金块。

时代在变化,但对希伯特来说越来越糟。这样的变化使得他在30岁的当打之年淡出了NBA。当时整个联盟都在学习勇士的风格,希伯特不是唯一被淘汰出局的人。

卡洛斯-布泽尔告诉The Athletic记者:「比赛当中位置的划分越来越模糊,对于中锋而言可不妙」。布泽尔是希伯特同一时代的内线。虽然身型小于希伯特,布泽尔利用他出色的低位技巧成功入选两次全明星。但和希伯特一样,他渐渐地不适合联盟的风格。上一次布泽尔在NBA比赛中登场还是2015年,当时他33岁。

「像帕特里克-尤因、蒂姆-邓肯或是我自己这样的传统中锋是擅长背框进攻得分的。可现在的大个子必须多才多艺,能够防守多个位置。我那个时代的多数大个以及之前的内线都很难做到这些事情。」布泽尔说道。

沉寂了两年后希伯特回来了,但他的身份发生了转变,从场上的球员变成了坐在替补席的教练。据 The Athletic记者Shams Charania报道,费城76人雇佣有9年NBA经验的希伯特作为球员发展教练。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今年5月份希伯特曾在NBA举办的芝加哥联合试训期间担任教练。作为联合试训的工作人员之一,他帮助这些候选者们在选秀大会前打磨技巧。The Athletic的记者也是在那儿接触到了希伯特。通过採访,了解这位32岁的内线能手为何会选择教练这一职业。

记者:这是你今后人生规划的第一步吗?希伯特:我和我的经纪人讨论过关于篮球生涯之后的生活。淡出篮球这项运动有两年了,我也休息了两年。现在全身心投入到教练这一角色中。在会见了许多人之后,我的经纪人帮我拿到了这样一个机会。

记者:虽然你的教练生涯才刚起步,但你觉得这一职业怎幺样?希伯特:我今天下午参加了一些会议,也见到了许多年轻人。明天要在球场上见真章,目前来讲一切顺利。

记者:通常我们认为球员的比赛风格会和自己的执教风格相近。这里并没有多少你这种类型的球员,你是如何开展工作的?希伯特:篮球就是篮球。我曾效力于高水平的篮球联赛收穫了不少知识,他们可以不必是我这样的大个子,我都可以向他们传授经验。

记者:当你想到「执教」这一概念时,曾经教练的声音是否会出现在你的脑海中,不管是大学时期的教练还是NBA的教练。希伯特:我们有许多的套路,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我也儘可能地把套路教授给年轻的球员。究竟结果如何日后就知道了,我也在从这些套路中吸取经验。「防守时要保持高度集中」,目前这是我的语录。

记者:你前面说到在淡出篮球后休息了两年,那幺这两年你都做了什幺呢?希伯特:我有一个2岁的儿子。在生涯的最后一个赛季迎来了他的诞生,我们一直陪伴着他。带娃很棒,我现在很想念家人。

记者:休假期间,你是否适应不再为篮球抛头颅洒热血的生活?希伯特:我蛮适应的。我进行了一些投资。想要在五六年后人们逐渐忘记「谁是希伯特」之前,尽我所能将天赋发挥得淋漓尽致。需要花时间来适应,之后就如鱼得水了。希望可以给予年轻一代好的影响。必须要趁热打铁。两年前,我结束了运动员生涯。当我还是一名职业运动员时努力拚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和球队经理及一些人有过交流,他们看到了我身上的闪光点。他们认为不论是在夏季联赛还是其他时候,我都能发挥积极作用。

记者:篮球比赛的风格在过去十年间确实在不断变革。早年乔治城大学因盛产出色的内线而闻名,涌现出了帕特里克-尤因,阿朗佐-莫宁和迪肯贝-穆托姆博,但如今的内线已经不一样了。像你这样类型的传统中锋是否被时代淘汰了呢?希伯特:你不得不接受现实。现在的NBA比赛中,你必须要能够拉开空间,移动能力强,还要学会在面对挡拆进攻时如何防守三分掐住斯蒂芬-柯瑞。你得给现在的中锋灌输「必须训练这些技能」的思想。我是大个传统中锋时代的产物,现在是一个全新的时代,年轻球员知道他们不会有过去那幺多的低位进攻机会,拉开空间、快速移动才是重点。

记者:另一位前乔治城大学中锋格雷格-门罗还在联盟中打拚。29岁的他也开始了流浪生活,看起来他需要更新进入联盟以来所拥有的武器库了。对比尤因和莫宁进入联盟时的大环境,现在联盟大变样对你们而言是不是太不赶巧了?希伯特:确实时运不济,但我的收入也很可观(根据Basketball-Reference数据,希伯特的生涯收入为七千万美元)。我心怀感激。格雷格-门罗还身在这个联盟当中[2],这个赛季他为三支争冠球队效力过。我希望他可以签约一支球队,有出色的发挥还能赢得冠军。注[2]:在2018-19赛季先后效力于多伦多暴龙、波士顿塞尔提克和费城76人后,今夏门罗和德国球队拜仁慕尼黑签下了一份合约。

记者:你是如何看待自己运动员生涯的收穫?希伯特:说实话,你也知道我是在第17顺位被选中(2008年)。我曾经是两届全明星,有很高的竞技水平。但之后风云变幻,我得试着去适应联盟,在场上拉开空间。我离开联盟的时候腰包是鼓鼓的,也有家庭,已经心满意足了。现在只想成为一名教练,把学到的东西传授给年轻一代,回馈社会。

记者:你前面说有一些投资项目,方便分享一下吗?希伯特:我不喜欢生涯末期的流浪之旅,但在湖人效力期间我和科比关係不错。我给他的风投基金投了一些钱。科比在场上场下都尽显「杀手」本色。有些投资不会立马得到回报,还是进行时阶段。我在等着钱生钱。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你现在已经开始拿起教鞭了。乔治城大学篮球队近期也聘用了一位像你一样的教练(帕特里克-尤因),职业篮球运动员出身,同时是一名中锋。许多人开玩笑说乔治城大学篮球队雇自己人。因此我们好奇如果尤因离开球队,谁会是他的接任者?你是否想象过有一天执教母校?希伯特:我想我得慢慢来,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但是我觉得尤因会长期在那儿执教的。我们拭目以待吧。我为他感到高兴,当我还在夏洛特时,尤因是球队的教练。大概在12岁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真心为他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