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记

《思想坦克》文协的遗产和民进党

《思想坦克》文协的遗产和民进党

本文作者为王昭文,原文标题:文协的遗产和民进党,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近百年前,前辈们成立台湾文化协会,开启台湾人以现代国家公民的身份追求自由、民主、自决的运动。那是在日本总督府打压下奋斗不懈的公民运动,乘着民族自决、社会主义运动、议会政党政治等政治潮流,台湾知识分子想突破殖民统治框架,为台湾人争取平等参政权。但也不仅是政治运动,更大的企图是全面改造台湾文化,改善社会生活。

《思想坦克》文协的遗产和民进党

文化协会发起人之一蒋渭水的〈临床讲义─台湾诊断书〉,把当时这群知识分子的「进步价值」说得很清楚。蒋渭水认为台湾的病徵是:「道德颓废,人心浇漓,物慾旺盛,精神生活贫瘠,风俗丑陋,迷信深固,顽迷不悟,罔顾卫生,智虑浅薄,不知永久大计,只图眼前小利,堕落怠惰,腐败、怠慢、虚荣、寡廉鲜耻、四肢倦怠、惰气满满、意气萧沉,了无生气。⋯⋯患者是个低能儿,头股虽大,内容空虚,脑髓不充实;闻及稍微深入的哲学、数学、科学及世界大势,便始目晕头痛。」

于是文协前辈在各地成立「读报社」,除了推广《台湾民报》,也订阅日本、中国的报刊杂誌,让更多人有机会接触最新的知识。又透过一场又一场的文化演讲会、讲习会、演剧活动、夏季学校、放映电影的美台团⋯⋯,进入大众生活,扩散影响力。

前辈们的努力,在 1927 年文化协会分裂前达到高峰。和所有的运动一样,在环境结构和新思潮影响下,路线出现分歧,分裂很难避免。近日获得台湾人民关切的「台湾民众党」,就是蒋渭水等人从文化协会脱退后组成的。「台湾民众党」和「新文协」在之后还能活动的几年都重视农民运动、工人运动,彼此竞争,偶有互相攻讦,但仍把主要力量放在对政府的抗争。虽然两个团体不久又再经历内部分裂,部分成员行动激烈化。1931 年民众党遭禁、新文协成员则在 1932 年几乎全被逮捕,组织瓦解。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就此结束。

《思想坦克》文协的遗产和民进党

但是文化协会的成员,以及受这波运动影响者,仍继续发挥着影响力。战后许多文协及民众党成员仍保有当年对公众事务的热心、继续追求民主自由,希望在政权转移后能够实现「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他们许多人加入「三民主义青年团」,因为前文协成员张士德在 1945 年 9 月回到台湾来进行组织工作。三青团成为最有台湾地方基础的国民党组织。在二二八事件中,这些存着文协精神的人,在地方上发挥力量,汇聚民意提出政治改革方案,也在之后国民政府的清算中被杀戮惨重。

二二八的镇压和国民政府迁台后的白色恐怖,令大部分台湾人禁声,但还是有人默默地传递文化协会以来争民主、争平等、爱台湾的精神。叶荣钟先生写了《台湾民族运动史》,1971 年第一次出版由蔡培火等人挂名。这部着作让战后世代有机会认识日治时期台湾人曾做过的努力。

叶荣钟撰写的书呈现右派观点,除了列名作者们多是这立场之外,当时反共如火如荼的政治气氛也无法公开大谈左派活动。参加过无政府主义运动的王诗琅,1975 年在党外杂誌《台湾政论》发表翻译文章〈日人眼中的台湾抗日运动〉,介绍《警察沿革誌》这份重要史料,揭示文协时代左右思潮涌动、团体林立的多元面貌。

1970 年代中期之后党外运动兴起,多年后才知道黄信介的舅舅是曾任文化协会理事长的连温卿。一条隐藏的传承线路,把日治时期最重要的台湾人民主运动,和影响现今台湾发展甚鉅的党外运动连了起来。连温卿的着作《台湾政治运动史》也在 1980 年代出版,成为当时争取「民主化与本土化」的民主运动重要养分。

很年轻就成了政治犯的杨碧川,在「绿岛大学」中努力学习,建构左派台湾史观。他所写的《简明台湾史》、《日据时代台湾人反抗史》,为 1980 年代中期学生运动者建立历史知识,透过他的着作和实际与他上课,文协以来的台湾人反抗者的价值观成为野百合世代的精神基础之一。

但是当民进党组织越来越庞大,执政经验越丰富时,也离这样根源越来越远。我们很难过看到蒋渭水成了统派和国民党利用的符码,台湾民众党的名号被盗用,而一般民众对这段历史的了解也很有限。

民进党能不能有个论述,强调自己才是台湾民众党的继承人?也重新拥抱台湾人争民主争主权的这条历史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