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记

中共武警改制高层变动首次对外公布有个明显特徵

中共武警改制高层变动首次对外公布有个明显特徵

近期,中共武警部队高层人事发生新的变动,有两名将军晋陞副战区级。陆媒解读为,这是武警改制后,首次对外公布的高层变动状况。时评人士崔士方近日撰文表示,武警指挥权被收回军委,中共部队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军警融合特徵。但武警的内卫维稳本质注定了其一定会与军队保持一定距离。

武警高层人事变动

1月12日,中共武警部队部署习近平训词学习教育活动。当天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宁、政委朱生岭、副司令员王兵、秦天、杨光跃、于建华,副政委姚立功、纪委书记王小鸣等出席。

上述消息显示,中共公安部消防局前局长于建华少将已转任武警部队副司令员,陆军纪委前副书记王小鸣少将已转任武警部队纪委书记。两人均晋陞为副战区级。

中共武警部队在“十九大”后完成建制调整。今年1月1日开始,中共武警部队的指挥权收归军委统一领导,武警部队将不再受中共国务院、地方双重管辖。

大陆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1月18日的报导,于建华与王小鸣晋陞的消息,成为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调整后,首次对外公布的高层变动状况。

1月10日,习近平在北京八一大楼向武警部队司令王宁、政委朱生岭授旗。习近平在训词中表示,中共中央军委对武警部队实行集中统一领导,这是“重大政治决定”,并要求武警部队确保“政权安全”及继续反腐败。

由于武警部队、公安系统过去一直受到中共政法委书记的指挥,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任内,由其亲信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指挥,武警部队一度成为“江泽民的私家军”。周永康的权力被指仅次于胡锦涛。

被江派所把持的中共武警部队曾涉嫌多次参与政变。据悉,江派针对习近平的政变,主要依靠的力量就是政法委把持的武警部队及公安部队。

中共军队呈军警融合特徵

18日,时评人士崔士方撰文分析,随着中共武警指挥权被收回军委,这个〝刀把子〞部队,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军警融合特徵。近半个月内冒头的几个跨界调动就很能说明问题。

其一,东部战区陆军纪委副书记王小鸣出任武警部队纪委书记。此君长期任职于军队司法系统,曾任军事法院副院长(副军),后调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正军),此次调入武警,跻身副战区职。从军事法院调入武警的案例,此前还真是难得一见。

其二,武警北京总队某师政委吕宝强任北部战区海军某基地政委,从正师升副军。吕宝强长期在武警北京总队服役,其跨界调入海军,比起苗华从兰州军区政委调任海军政委,是更为稀有的安排。

中共武警改制高层变动首次对外公布有个明显特徵

其三,76军副军长周建国升任武警新疆总队司令(正军)。

但在地方武警总队及武警机动师层面,从军队调入主官,按笔者目前记忆所及,这是十八大后首例。

其四,原公安部消防局局长于建华(正军)升任武警部队副司令(副战区)。

公安部消防局主官长期以来都是在公安部内部调配(比如调任公安部边防局),这个油水甚多的肥差,很少会流到别人的田里。此次于建华的新去向无疑是个破例安排。

崔士方还认为,虽然军队与武警高中层交流日渐频繁,武警旗也改成了八一旗样式,与陆海空军、火箭军成了款式相近的〝兄弟旗〞,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已在同一口锅里吃饭了。

武警的内卫维稳本质注定了其一定会与军队保持一定距离。在军方最新的行文中,简称时一般都说〝军兵种、武警部队〞,也就是说,对外的军兵种与对内的武警依然有条看不见的小沟沟,两者是分得很清楚的。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