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记

从小火车的迷思看《放弃的力量》

从小火车的迷思看《放弃的力量》

在我小的时候睡前都会听《小火车》(Little Engine)的「我想我做得到,我想我做得到」歌谣入睡,因此学到了坚持及正向思考的力量才是致胜关键。事实上从小开始,我们就学习「胜利者永不放弃,放弃者无法致胜」及其他各式的谚语,内容清楚地告诉我们要不畏艰难,坚持到底。

强调坚持是美国神话的一部分,也许是因为开国之初的环境所致,例如一开始要撑过新英格兰的严冬,穿越诡谲多变、有时甚至充满敌意的地势西进,秉持魄力朝数千哩的路途出发,而且坚持到底。不屈不挠的精神支持着美国梦,无论是穷人翻身致富、后来居上而获胜,或者是拳击手洛基(Rocky)克服万难的故事。

同时把坚持视为致胜关键也是民主的展现。假如坚持到底是唯一的要求,那幺某人优于其他人的特质,例如教育、层级、特权等,便不列入考虑範围了。

古代的希腊人深信薛西弗斯的神话,美国人看见的则是潜在英雄的形成。

《小火车》和它的成人版完全掌控了社会集体的思考,我们因此喜欢自己的成功故事里至少要带点失败的色彩,甚至最好是看似毫无成功机会,如此在故事进行的过程中,坚持便脱颖而出。假如爱迪生第一次实验就成功发明了电灯泡,我们还会如此敬佩他吗?答案是不会,因为我们欣赏后来居上的人。欧普拉二十五年来的节目便是最佳的见证,更别提无数的新闻故事、书籍,以及电影了。坚持也造就了动物英雄,想想电影《奔腾年代》里的赛马「海饼乾」,或是不时会有狗儿或猫咪走了几千哩,只为了找到回家的路。

在这些不断重複的情节中,「决心等于成功」的方程式大量产出其他的文化譬喻,其中多数都在强调,成功的本质就是失败后继续努力。难怪YouTube上《着名的失败故事》(Famous Failures)影片点阅率高达数百万人次,并且被转贴到网路上的各种网站。它要传递的是什幺讯息呢?假如你没失败过,你就不算真正活过。

这是一种令人感到安慰的想法。当我们为自己设定新目标时,我们会把这些故事当作斗士的披风披上,例如史蒂芬•金惨遭退稿三十次并且有四本小说未出版、贾伯斯推出NeXT电脑却不幸失败,以及许多这类型的故事。我们脑海中的那种结合了「我想我做得到」箴言,以及「一试再试做不成,再试一下」大合唱的文化旋律,陪我们一路走到底。

我们对坚持价值的信念,影响了我们述说自身故事的方式,以及我们从这些故事中学到的教训。这种信念和我们对生命的看法紧密交织,以至于很难以其他方式去看待它。

这其中只有一个问题,就是:无论我看了多少次洛基準备挥拳出击,坚持依然不是成功的唯一要素。相反地,正因为我们对不屈不挠精神的依赖,导致在许多重要方面都缩减了我们的视野,因为我们的大脑天生就会支持这种精神。此外,我们都有与生俱来的心智习性,引领我们走向承诺,远离放弃,而无视于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幺微乎其微。

因为我们的心智天生会引导我们继续坚持下去,在我们考虑达成目标的可能性时,大多会错误地偏向乐观这一边,甚至有些一厢情愿。结果就是我们根本不擅长判断目标是否真的可以达成?情况还不止于此,当我们已达成的目标无法再令我们感到满足时,无论是心智习性或放弃的包袱都会造成妨碍,阻挡我们继续往前走,追求人生的新目标。坚持变成我们的绊脚石,因为当我们无法达成目标,通常也不会完全放弃,我们的坚持阻止我们往前走,设定新目标。

然而,彻底放弃的能力和坚持一样,都是生活中深具价值的工具。

接受放弃的价值听起来不但诡异、违反直觉、愚蠢,而且可能具有破坏性。我们都受过教诲,放弃是懦弱的象徵,而放弃者等同于失败者。

或是概括来说,成功及满足的人不但知道如何坚持,同时也知道如何放弃。胜利者也会放弃,但不是用你想的那种方式;他们在放弃时,同时运用了权力和智力。

撇开那些民间传说不谈,知道如何及何时放弃是一种很重要的生活技能,而不是文化所指称的那种可耻的最后手段。考虑放弃提供了一种不同的观点,不但我们从来没学过,我们的下一代对这点也一无所知。儘管人类的大脑运作方式已经在坚持的基础上架构了平台,不过放弃带来了一种重要的修正方式。假如我们明白为何有技巧地放弃很困难,就能深入了解我们有多少决定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完成,以及我们该如何让它变成更有自觉的过程。

本书是基于科学理论,提出心理学家和研究者对人类的行为及动机有哪些了解,以及科学家对大脑知道多少。书中将放弃视为一种技巧,不但可以透过学习去掌握,也能够帮助你了解,在培养放弃的能力和坚持的能力之间取得平衡将如何让你对自己做的决定感到更快乐也更满足。它会在你陷入困境时协助你脱困,让你在生命中不断前进。订定新目标即开启新机会的唯一方式,就是彻底放弃旧有的目标。

以下的简单观察可以应用在人生各种领域的目标上,包括爱情、人际关係,以及工作:

最后达成目标的人不只需要从失败中学得教训,他们还必须彻底放弃失败的目标。放弃能为心智和灵魂带来自由。放弃的行为让我们得以成长和学习,并且促进打造新目标的能力。如果少了放弃的能力,我们大多数人最后都只能气馁地原地踏步。对生活最满意的人会同时具备坚持及放弃的能力。他们知道何时要停止坚持,开始放弃。他们在放弃时是真的放弃,接着转换焦点,设定新目标,重新开始并坚持下去。而且也从不回头看。有些人天生就比较擅长坚持和放弃。虽然这不如相信不屈不挠的精神那幺民主,但好消息是,任何人都能学习掌握放弃的技巧。当某个目标显然无法达成、原本的人生道路转变为一条死巷,或者人生对你投出了变化球,这时候放弃就成为一种健康又适合的回应。只要提出放弃,把它当成是可能的行动计画,就能有效地修正坚持经常带来的狭隘视野,这也是改变观点所必须跨出的第一步。如果想成功,需要同时拥有坚持和放弃的能力。

我们谈论的这一切有个心理学的名词,叫做「目标脱离」(goal disengagement);它是一系列互有关联的步骤,而不是单一事件。脱离代表什幺意义,以及它为何如此重要—为何能够放弃的人比那些办不到这点的人,生活过得更快乐也更满足—一直是许多研究的焦点,而其中大多是限于学术圈的研究。人类的幸福感其实很直接;根据研究显示,无法脱离不可能达成的目标,其实有可能会让人致病。

脱离不是那种态度随便、「你去死吧」或是甩门离开的放弃,它完全是另一回事。它不是懦夫或是没有力气坚持下去的人所做的行为。

本书要介绍的脱离,需要你全神贯注、运用才智,并且在各个层面都要投入。它会改变你的思考方式、感觉,以及行为。如果你依照正确的方式去做,放弃会激励你去设定新目标,考虑新的可能性。